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
当?#25300;?#32622;: 首页 > 男人帮 > 正文

植物人“拔管” 谁说了算?

信息时报 | 李子熙 | 2019-06-02 22:37:29

植物人的生死权到底谁说了算?是有尊严地死去,还是靠仪器维持生命?#24247;?#23478;属意见不一时,又当如何?法国有名男子因车祸变成植物人,在病床上躺了11年,尽管他的妻子和医生都决定为其“拔管?#20445;?#20294;他的父母为了让他继续活下去,多年来跑了无数次法院,甚至给法国总统写信求助。就在医院20日开始为他“拔管”时,巴黎上诉法院当天的一个决定,让事件出现戏剧性的反转……

  短短1天之内,法国植物人?#26102;?#23572;的命运?#22836;?#29983;了反转。5月20日,是医生开始“拔管”停止人工维持?#26102;?#23572;生命的日子,但巴黎上诉法院当天也做出了下令?#20113;?#24674;复治?#39057;?#20915;定,逆转了?#26102;?#23572;命运……


  决定“拔管”

  主治医生通知病人家属

  这还得从11年前说起——今年42岁的?#26102;?#23572;原本是一名精神病科护士,2008年,他因为骑摩托车时发生车祸,导致脑部严重受伤、四肢瘫痪,成了植物人。

  之后,?#26102;?#23572;卧床在法国东北部城市兰斯的兰斯大学附属医院,至今已近11年。

  11年间,?#26102;?#23572;偶尔会张开眼睛、转动眼珠,也能自主呼吸,但需依赖静脉注射维持生命。此前医院上交给当地法院的身体状况报告称,?#26102;?#23572;的植物人状态无法逆转,也无法使其重新恢复意识。

  今年初,当地法院判决?#24066;?#21307;生为?#26102;?#23572;拔除生命支持系统。直到5月11日,?#26102;?#23572;的主治医生通知其家属,决定从5月20日开始切断对?#26102;?#23572;的生命支持系统,?#24052;?#27490;治疗并进行深度而持久的镇?#30149;薄?/p>

  专家表示,?#24052;?#27490;治疗是一个艰难的决定,因为我们知道这会导致患者死亡,这需要一定的勇气。”


  无康复希望

  会在数天内自然死亡

  目前,安乐死在法国仍属违法,但医生被?#24066;?#20026;绝症病患进行深?#26085;?#38745;直至其死亡。这?#24425;抢时?#23572;家属做出的决定——他的妻子、侄子、大多数兄弟姐妹要求停止治疗。

  ?#26102;?#23572;的妻子瑞秋认为,丈夫已无康复希望,因此经过与?#26102;?#23572;部?#20013;?#24351;姐妹讨论后,希望能?#32654;时?#23572;安息。瑞秋在接受电台访问时重申,希望?#26102;?#23572;能恢复自由,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意见和信念。”

  “拔管”后,按照波尔多健康中心的医疗医师德伐洛瓦的说法,因为?#26102;?#23572;没有意识,所以他不会感觉到饥饿或口渴,会在数天内自然死亡。正是因为医生已经确认维持治疗是“不合理的执念?#20445;?#25165;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
  “镇静措施”

  专?#39029;?#19981;会死于饥渴

  对?#26102;?#23572;“深度而持久的镇?#30149;?#38656;?#20013;?#22909;几天,确切的时间取决于给?#26102;?#23572;注射镇静?#20102;?#38656;最小水量。在这种情况下,患者通常会死于?#33041;?#20572;止跳动。?#36824;词?#23545;?#26102;?#23572;停止生命支持系统, 医生也不会停止对他的照顾。“相反,医疗团队将加强对他卫生、舒?#35782;?#26041;面的照顾和人文关怀。护理人员需检查确认?#26102;?#23572;不存在任何疼痛或不?#22987;?#35937;,他将接受定期护理和按摩以避免产生褥疮。”

  “?#26102;?#23572;会死,因为他将不再摄入食物和水,但要记住的是,他不会受到任何痛苦?#20445;?#24052;黎大区一家医院的姑息治疗部门负责人表示,“终止生命支持系统并不会令人感到不舒服,这和我们通常想象的不一样。有些人会错误认为,无论什么时候都需要全力以赴去治疗,一些支持安乐死合法化的人?#19981;?#36825;样认为。这种想法其实是错误的。步入生命晚期的病人不会死于饥饿,也不会死于口渴,因为他已经不会饥饿也不会口渴了。”


  发起舆论战

  父母写信给法国总统

  只?#36824;?#36824;有反对对?#26102;?#23572;“拔管”的一方,那就是他的父母。他们曾两次上诉至法国行政法院,甚至上诉到?#20998;?#20154;权法院和人权机构,但都被驳回。因此,他们只得寻求舆论帮助。18日,离医院通知的“拔管”时间还有不到?#25945;?#30340;时间,?#26102;?#23572;的父母写下致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公开信,?#20202;?#33021;维持儿子的生命,“根据联合国的建议,暂时撤回放弃治?#39057;?#20915;定。”

  ?#26102;?#23572;父母的律师表示,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曾敦促法国中止任何停止治疗?#26102;?#23572;的决定,因为这已经违反法国关于不对生命脆弱的人实施安乐死的?#20449;怠?#24459;师还宣?#36857;?#23558;继续就医院的决定进行上诉,并?#21307;?#21521;当地有关部门?#22836;?#38498;控诉桑切斯医生,追究桑切斯医生?#30007;?#20107;责任。桑切斯医生正是兰斯大学附属医院“?#36816;?#20260;”科与姑息治疗负责医生。

  此外,?#26102;?#23572;的母?#20303;?#29616;年73岁的薇薇安还向公众呼吁:“都2019年了,在法国,没有任何人应该死于饥渴。”第二天,大约有150人响应?#26102;?#23572;父母号召,聚集在兰斯大学附属医院前,抗议医院的“拔管”决定。


  无能为力

  马克龙称也帮不上忙

  ?#26102;?#23572;父母在写给总统的信中?#24247;鰨?#39532;克龙是最后?#24425;?#21807;一可以对此进行干预的人了。然而,马克龙对此表示,?#24052;?#27490;生命支持系统的决定是医院和?#26102;?#23572;妻子做出的,这个决定取决于医生而不取决于我。”

  根据2016年通过的法案,法国目前禁止安乐死和协助自杀,但若治疗无效或只是人工维持生命的情况下,?#24066;?#32456;止治疗。但?#26102;?#23572;的母亲薇薇安说,?#26102;?#23572;并不是濒死状态,他还有反应,甚至看到父母时他还会哭,“他能感觉到自己身边发生的事”。

  就在巴黎上诉法院在20日作出判决之后,?#26102;?#23572;的母亲薇薇安对这一裁决表示?#38431;?#31216;这是她在继续儿子生命方面取得的“巨大胜利”。

?#26102;?#23572;偶尔能张开眼睛转动眼珠。


?#26102;?#23572;的父母认为儿子应该活下去。


 “?#26102;?#23572;”案

  曾多次下达“死亡判决”

  数年来,因为?#26102;?#23572;家人之间以及医院方面在是否停止给他治疗上意见不一,?#26102;?#23572;的命运经历多次审判,他的案子不仅牵动着人心,也成为法国司法中一项有争议性的案件,甚至?#30001;?#21040;?#20998;?#20154;权法院。双方分歧在于:?#26102;?#23572;的妻子、侄子、大多数兄弟姐妹以及医疗团体要求停止给他治疗,但其父母却认为儿子只是?#23433;屑病保?#35201;求维持其生命。

  2013年,?#26102;?#23572;的治疗医生集体做出决定,向他的家人提议停止人工维持生命。由于家庭成员意见不一,“?#26102;?#23572;”案于2015年诉讼到?#20998;?#20154;权法院,法院判决停止治疗并认为这不属于违法生命权。一个月后,?#26102;?#23572;的父母要求复审,但被驳回。根据?#20998;?#20154;权法院的判决,医院决定重新着手对?#26102;?#23572;停止医?#39057;?#31243;序。然而,出于?#26102;?#23572;父亲对安全问题的担?#29301;?#24403;时医生没有实施这一计划。

  ?#26102;?#23572;的父母随后又将医院和医生告上法庭。经过多年官司,2018年1月,法国最高行政法院驳回?#26102;?#23572;父母的上诉。2019年4月,行政法院判决对?#26102;?#23572;的身体状况重新再做鉴定。此前上交给法院的报告中表示,?#26102;?#23572;的植物人状态无法逆转,也无法使其重新恢复意识。

  4月24日,行政法院批准了医?#39057;?#20301;停止治疗?#26102;?#23572;的决定。?#26102;?#23572;父母继续向?#20998;?#20154;权法院提起上诉。4月30日,?#20998;?#20154;权法院驳回了?#26102;?#23572;父母对行政法院判决的上诉。5月10日,兰斯大学附属医院通知病人家属,决定于5月20日那一周停止人工维持生命。


  法国“被动安乐死法”争议不断

  法国于2005年通过了被称作“被动安乐死”的“雷奥内蒂法?#20445;?#35813;法案虽禁止医生为绝症病人注射致命药物,但?#24066;?#22312;特定情况下停止无望的治疗。2016年通过的“?#27515;?#22467;-——利奥内蒂法”又对此进行了补充,?#24066;?#21307;生在尊重病人和家属意见的情况下,为绝症晚期患者进行“深度而持久的镇静并结合镇痛措施,直到死亡”。同时对医生职责提出更严格要求,他们必须尊重病人事先表达出的不接受无休止抢救措施的意见。这两项内容都是自2005年起生效执行的相关法案中所没有的。根据这项提案,医生可以在特定条件下,听从病人要求,使用镇痛药物,让病人进入深度的?#20013;?#23433;眠状态,直至生命结束。

  最近几年,随着多起医疗事件发生,“安乐死”成为法国媒体热议话题,也逐渐进入大众视野。2015年3月17日,关于“生命末期”?#30007;?#27861;案通过法国国会审议,法案没有准许“安乐死”和“协助自杀?#20445;?#20294;通过了病人可以获得“持久且大剂?#31354;?#38745;药物”的权利。?#28982;?#24212;了部分民意让绝症晚期病人无痛苦、有尊严地离世的呼声,又避免了辅助性自杀与安乐死可能引发的争议。

  据悉,一些情况的绝症患者可以申请“镇?#30149;北?#21160;安乐死:患者生存期很短,且没有任何治疗措施可减轻患者痛苦;患者决定放弃预后极差、生存期很短的绝症治疗,而?#19968;?#32773;可能将面临无法忍受的痛苦;当患者无法表达自己的意愿,且在预立医嘱中没有提出反对意见,或者没有向“医疗护理授权代理人?#34987;?#23478;属留下相关反对意见,医生可以为绝症患者申请采取“镇?#30149;北?#21160;安乐死。

  其中,是否采取“镇?#30149;北?#21160;安乐死的决定,必须征询第三方医生的意见,?#33402;?#21517;医生不能与主治医生存在上下级关系;必须经过医护团队的商讨;必须尊重患者预立医嘱。当停止无望的治疗后,由医生为患者执行“镇?#30149;贝?#26045;。所有过程都需记录在患者的医?#39057;?#26696;中。

  值得注意的是,被动安乐死中,并非是“镇?#30149;贝?#26045;导致患者死亡,而是患者疾病自然发展所致。其次,“镇?#30149;贝?#26045;的作用只能是使患者在较为“舒适”的情况下死亡。最后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澄清“镇?#30149;贝?#26045;的最终?#24247;?#26159;?#33322;?#30171;苦和改善生命末期状况。

  很多法国人都支持让身患绝症、而且已经进入生命晚期的病人有尊严离世的想法。根据此前公布的一项最新民调,96%的受访者支持在病人提出要求的情况下使用安眠措施,?#35789;?#22312;病人已无法表达自身意愿、由医生做出这样的决定情况下,民意支持率也仍然高达88%。80%的法国人也都希望安乐死合法化。但法国政府在经历了同性婚姻的社会大辩论之后,不想在政府支持?#23454;?#36855;的情况下,再引发新的社会争论。

?#26102;?#23572;的父母认为儿子只是?#23433;屑病保?#24182;不是植物人。


?#26102;?#23572;的妻子瑞秋认为丈夫应该有尊严地死去。


支持?#26102;?#23572;的民众在医?#21644;?#25239;议。


  死亡权谁说了算?

  对于?#26102;?#23572;被判决停止生命维持系统一事,有关注生命团体代表德尔维勒表示,?#27515;?#19968;开,将一发不可收?#22467;?#22240;为“?#26102;?#23572;不是濒死,没有生病,本人也没提出走的要求?#20445;?#19981;该擅自决定终止他的生命。法国尊严死协会(ADMD)主席罗梅洛也表示,?#26102;?#23572;一案反反复复这么多年,证明相关法律太模煳了,为避免更多家庭悲剧,应尽快修法,并规定必要时家属做决定的?#25215;潁?#20363;如在比利时,?#25215;?#26159;当事人的配偶、孩子,然后才是父母。

  据悉,在“?#27515;?#22467;—利奥内蒂法”框架下,有几起法国法院的相关案例判决曾引起不小的轰动:最近一起案列是对从2017年6月起陷入昏迷的14岁少女因斯。

  近一年来,因斯都在重症监护室内依靠呼吸辅助机器维持生命。医生认为因斯的疾病“几乎不可能好转?#20445;?#22240;此建议按照“?#27515;?#22467;—利奥内蒂法”停止治疗,让患者自然死亡。在其父母反对的情况下,法国行政法院判决?#24066;磯云?#32456;止治疗。紧接着,孩子的父母向?#20998;?#20154;权法院提起诉?#24076;?#20294;法院仍采取原判。最终,医院于2018年6月关闭了因斯的生命维持系统开关。这是第一次由法国最高司法机关裁决?#24066;?#19968;名处于植物人状态的孩子,在父母反对的情况下,采取被动安乐死的措施。

  另一位被医院“判死刑”的孩子?#20174;?#26469;了完全不同的命运。2016年11月,1岁左右的女孩马拉瓦?#24739;?#26597;出神经系统已遭到病毒严重且不可逆转的损伤,出于对未来治?#39057;?#24754;观态度,院方建议马拉瓦的父母放弃治疗。

  然而,女孩父母和院方因未能在是否继续治?#39057;?#38382;题上达成一致,从而告上法国马赛行政法院,但后者在数小时的激烈讨论后做出了坚持救治的决定。


  争议一

  法律概念模糊不清

  按照法国法律中可?#20801;?#34892;“镇?#30149;北?#21160;安乐死的条件:患者预后极差,生存期很短,且没有任何治疗措施可减轻患者痛苦;患者决定放弃预后极差、生存期很短的绝症治疗,而?#19968;?#32773;可能将面临无法忍受的痛苦。有专家认为,这其中存在很多模糊之处。

  ?#28909;?#31532;一种情况下,“生存期很短?#20445;?#20294;究竟是多久并没有具体规定。为了避开有关主动安乐死的伦理问题,“?#27515;?#22467;—利奥内蒂法”?#24247;鰨?#38215;?#30149;贝?#26045;只能用于生命末期以?#33322;?#30171;苦,但生命末期具体是死亡前多久?#32771;感?#26102;?几天?还是几周?由于定义上的模糊,使得“?#27515;?#22467;—利奥内蒂法”也承受着与“主动安乐死”相?#39057;?#20262;理压力。甚至两者本身的界限在?#23548;什?#20316;中也很不清晰,甚至一些患者在无法进行主动安乐死的情况下,?#24052;?#32780;求其次?#20445;?#36890;过申请“镇?#30149;贝?#26045;以走向死亡。


  争议二

  如何鉴定“放弃治疗?#20445;?/strong>

  此外,如果患者表述?#25300;?#24819;进?#26032;?#37257;”、?#25300;?#19981;想窒息死亡?#34987;?#32773;?#25300;?#19981;想停止这一切”而不是准确地说出?#25300;?#24819;进行深度而持久的镇?#30149;?#36825;句?#22467;?#37027;又该如何判定?#31354;?#23558;会对医生造成困挠,因为医生无法精准地知晓对患者采取的?#23548;?#25514;施是否完全符合患者所表达的意愿。

  法国国家临终关怀和姑息疗法中心于2018年11月份公布的一项调查报告?#20801;荊?#23545;于这种无法挽回的“镇?#30149;贝?#26045;,许多临终关怀医疗团队都持保留意见。一部分人认为,这不是符合他?#20999;?#20013;所秉持的陪伴患者走向生命尽头的方?#20581;?#22270;卢兹大学医科教学和医疗中心?#30007;?#29702;学临床医生?#30452;?#19997;认为“对死亡的要求通常都会让医疗团队无法接受?#20445;?#20026;此该医疗中心对具体实施“?#27515;?#22467;—利奥内蒂法”进行了长达数月的辩论。

“总统阁下,几年前的2013年4月29日,我在儿子的床头眼睁睁看着他一点点死去。他只是残疾,也并不是致命的残疾,我却看着他一点点死去。我相当震惊:他们(医院)在没有通知我们的情况下断了他的营养供给。?#26102;?#23572;在长达20多天没有吃东西。他们还减少了给他的水份,他(?#26102;?#23572;)当时已经脱水。?#26102;?#23572;看着我,他哭了。泪水从脸颊缓缓流下。在那一刻,我知?#28010;?#21463;着痛苦的煎熬,但不是因为疾病,是因为我们抛弃了他,给他判了死刑。我当时花了11天的时间来让他们给?#26102;?#23572;重新装上胃部导管来让他进食。这就是尊严?#31354;?#23601;是医学?我不相信!而且,我不懂是哪条法律认定,对一个活人拒绝治疗,将他处死!”

  ——?#26102;?#23572;的母亲薇薇安在信中写道



?#26102;?#23572;的父母认为儿子只是?#23433;屑病保?#24182;不是植物人。


  ?#26102;?#23572;的妻子瑞秋认为丈夫应该有尊严地死去。


  支持?#26102;?#23572;的民众在医?#21644;?#25239;议。

信息时报社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南83号汇美商务中心四楼

信息时报社 版权所有(C) 粤ICP备14002173号-1 爆料电?#22467;?20-34323111 QQ:800023111 官方微博:@ 信息时报

举报?#24052;?#35785;电?#22467;海?20)34323133 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
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

哈德斯菲尔德哈镇
福彩欢乐生肖开奖直播 微信红包单双大小规则 重庆时时彩论坛 彩计划高手计划app 大乐透小复式投注技巧 爱配资官网 二人斗地主下载 摩卡868线上登录不了 手机牛牛明牌抢庄规律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一分快3大小单双软件 极速快车彩票是真的吗 江西时时组选遗漏数据 安徽时时怎么看不到 广东11选5任八复式 广东麻将技巧